傷眼慎入
配對:南×涼
劇情走向:悲

不喜請按右上的×,勿惡意批評。

正文下收


----------

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因為冰與火,註定互相傷害……

-----

微涼的10月份,一間較為偏僻的屋子裡相擁而眠的兩人。
一是代表炙熱的火紅;一是表示寒冷的水藍,極端的顏色,令人覺得突兀。
屋內的溫度只有16度。
火紅的身子上厚重的棉被;水藍的人兒清涼的穿著,再一次形成強烈的對比。
「好冷……」似被火焰吞噬,全身散發著熱氣的人──南雲晴矢,皺起眉道。
而後他睜眼,不意外的看見對方也已經清醒。
「……我早就和你說過了。」一樣冰冷的語氣,涼野風介淡淡的回應。
本就淺眠的他,今夜睡得更加不安穩。不管是因為對方那高的讓自己難受的體溫,還是時不時傳來的抱怨聲,都讓他難以入眠。
「沒關係,反正還有風介嘛!」南雲突然開心的笑道,雖然知道昨夜兩人都沒有睡好,但卻絲毫不影響到他的心情。
「……起床吧。」無視對方輕快的語氣,涼野只是掙扎著想離開那熱的令他受不了的懷抱。
感覺到懷中人兒的不安分,他只是抱得更緊。
即使知道,這樣會讓雙方都感到痛苦,他也不願放開。
「恩!」

-----

一樣的時間,一樣的地點,桌上卻擺放著完全不同的東西。
「一早就吃冰對身體不好吧……」看著才剛起床就拿著冰吃的涼野,南雲有點無奈的說。
「……」涼野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著對方端出一大碗熱騰騰的東西,皺眉。
「以後我也幫你準備一碗吧!這才算是早餐。」走到涼野身邊,南雲燦笑著說。
雖然,他早知道對方是討厭熱食的。
「……不。」看著那碗還在冒煙的東西,涼野只是轉身離去。

----

喜好及興趣相反的兩人,就連一起生活也是種"麻煩"。

-----

「風介,會渴嗎?」
「風介,這是新口味的,試試看吧?」
「風介,我們出去走走吧?」
「……夠了吧?」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刻意討好時,涼野像是無法忍受般的道。
聞言,南雲轉頭看向他,似是不懂得反問「怎麼了?」
「南雲晴矢,你鬧夠了嗎?」本就冰冷的語氣,此時更像是會將人凍起般。「經過了一晚你還不懂嗎,冰和火不可能並存。」
「原來,在你眼裡,我作得一切,都是在胡鬧?」聞言,南雲有點受傷。「為甚麼冰和火就不能並存?明明,我們是相愛的啊!」
「……」看著這樣的南雲,涼野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對於自己來說,對方的存在到底是甚麼?"
從認識開始涼野的心中便一直有這個疑問,直到現在,他還是無法回答。

突然,涼野拿起冷氣遙控器,將溫度調到最低後走向冰箱。
「風介?」不懂他想要做甚麼,南雲叫了對方的名,希望得到解答。
不理會南雲,涼野自顧自的拿出冰,便坐在沙發品嚐。
週遭漸漸降低的溫度讓南雲發顫,知道對方不想回答,於是他也不再追問,只是希望對方能將氣溫調高「好冷……風介,將溫度調高吧?」
「……我沒說過我愛你。」
突然,涼野淡淡的說出這句話。
聞言,南雲雖然震驚,卻還是故作鎮定乾笑道「我、我去拿外套。」他下意識的想要逃,逃離對方剛剛所說的,那傷人的事實。
「出去。」不待對方轉身,涼野便無情的說,視線甚至沒有從電視移開。
「風…介?」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南雲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出去。」
又一次驅逐,這次南雲確確實實的聽到了。
他似是想說甚麼,最後依然沒有開口。
然後他默默的打量著涼野。
一樣似乎對世上一切都沒興趣的表情。
一樣從全身散發的寒氣。
一樣的,冰與火之間無法橫跨的距離。
從一開始就沒有變過,一樣的涼野風介。

一切不過是自己一頭熱。
在這時,南雲深切的體會到了。
於是,他失神的朝門外走,離開前回頭看了下,卻立刻轉回。
「喀!」大門被關上的聲音非常明顯,尤其是在寂靜的這屋子中。
「這樣…就好了。我並沒有做錯……」將頭埋進雙腿間,涼野淡淡的道。
他並不擔心對方會沒有地方住,畢竟那時每個隊長都被給與一棟別墅。倒是對方臨走前的模樣,竟然讓他覺得……心疼。

是甚麼時候呢,兩人初次見面。

---------

"你怎麼自己一個,一起來玩吧!"
那天,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人的紅髮男孩對和他截然不同的銀髮男孩伸出了友誼的手。

無論自己再怎麼表示出不願,他還是一再霸道卻溫柔的將自己拉進他的生活圈。

至今從來沒有改變……
但自己,卻讓他一再的讓他受傷。
一切,不過是因為自己倔強,不肯誠實的面對自己愛上他的事實罷了。

愛上他的,事實……?

……是啊,是事實呢。
不知道從哪一天就進駐到心裡的火苗,似乎永遠也澆不息。

既然這樣自己又有甚麼不敢承認的呢。一次次的推開他,讓兩人都受傷,或許是沒必要的。

那麼,就和他道歉吧。
那麼愛自己的他,一定會接受的對吧?只要自己也說了愛他,他……應該就會原諒我了。

一定的,一定的!
所以,不能在浪費時間了,快點,快點……

------------

思至此,涼野連忙起身,拿了鑰匙後便慌張的出門。

心中想的只有"南雲晴矢"四個字。

「這次,就換我來追求,就算你不願意也是……」他一邊想著,一邊加快腳步。

「南雲!」終於,在離家一段距離的地方,他看見那抹紅色身影。

似是因為方才的打擊,南雲的背影感覺很淒涼,頭上那朵紅色的鬱金香也像養分不足般的垂下。

見對方似乎沒有聽見,涼野又更大聲的喊道「南雲晴矢!」然後快步追上。

一切,似是早就訂定好的一樣,一輛砂石車因為視線死角,所以沒看到涼野,就這麼的……撞上。


一切的回憶,從眼前一幕幕飛逝過去。無論是開心的、難過的、痛苦的,或者是幸福的。

「碰!」身子飛躍後又再次墜落到地上的聲音。

「啊!!」 「撞到人啦!!」

"真吵。不過身體好痛……"
涼野努力的轉頭,將目光放在南雲方才出現的地方,卻已看不到對方的身影。
"是不是,如果從一開始就誠實的面對感情,我們……就會不一樣呢?視線,開始模糊了啊……可是,我還沒向你道歉,還沒,和你說我也愛你呀。"

抬首,望向天空,他在心中倒數"南雲晴矢,我,快離開了啊……在最後這3秒內,讓我愛你吧?3、2、1……"
然後,閉眼。眼角留下了淚,但嘴邊卻掛著讓人著迷的微笑。

------------

三年後。

「風介……三年,過了呢。」美麗的山丘上,站著一名紅髮男子,他的身旁,樹立著幾個墓碑。

這裡,是吉良星家的專屬墓園,因為風介算是養子,所以他也被埋葬於此。

「吶,我……要結婚了呢,對方是個美麗善良的女孩,很為我著想。你應該也會為我開心吧?」撫摸著墓碑上的照片,他道。

然後他又在兩旁的花瓶插上鮮花,擺上幾盒冰棒後再次開口。
「你當初……為什麼要追出來呢?是不是,你後悔把我趕出來了?」

看著照片,他用哀怨的語氣說「其實風介,我愛的人,還是只有你啊!只是為了不讓父親他們擔心我……。」

又沉默了一陣子,待他再次開口時,他用著極為不安的語氣道「風介,我能不能覺得,你是愛我的呢?為了留住我所以才會發生意外的。」

「就讓我這麼認為吧?因為我還需要力量支持我。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那麼,風介再見,下次我會帶我的妻子來的。」語畢,他起身,問了墓碑一下後才轉身離去。

在他離去後,空氣中卻響起了一道聲音。
「我愛你,到最後一刻了啊……」


---------完--------
痾,唔,好吧我又不知道我在寫甚麼了(#
然後這篇是突然想到的所以就……
是說明明是萬聖節還放這種文真是非常奇怪(ry
還是祝大家萬聖節快樂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明神❦戀羽 的頭像
明神❦戀羽

這裡是永遠都是正太控的戀~

明神❦戀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